欢迎来到第一中国出版传媒网!  您好 , [登录]  [注册]

logo

出版传媒 > 中国读友读品节


在文学中重返消逝的故乡

2017-04-21 11:52:27作者:商报
| 收藏
摘要: 格非《望春风》作品研讨会在京召开

日前,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组织召开了著名作家格非最新长篇小说《望春风》作品研讨会。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版管理司副司长许正明,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张建康,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编辑、副总经理佘江涛,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望春风》作者格非以及雷达、孟繁华、陈晓明等20余位专家学者齐聚,从文本内容、语言风格、写作手法、艺术概括力等多个方面,对《望春风》进行了充分的学术探讨,在文学里重返归乡之路。本文特摘录部分嘉宾的精彩发言,以飨读者。

望春风.jpg

  许正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版管理司副司长):《望春风》是近年来中国文学创作的一个惊喜,道出了当代中国人对故乡的牵挂和洞察。凤凰集团和译林社在原创文学出版中发挥的作用和成绩是值得肯定的,希望出版社继续把原创出版放在突出位置,充分发挥《望春风》的引领示范作用,为读者奉献更多精品力作,与伟大时代同行共振。

  李敬泽(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望春风》在本土原创文学上有着令人瞩目的重要价值,格非对于中国传统的小说精神有着深刻的把握。《望春风》并不是简单地解决乡土叙事和乡村问题,而是站在时间的高岗上,对历史的大变局做出文学的回应,为我们的文学在如何应对巨大的历史变化这个问题上提供了重要的启示,值得深入研究。

  雷达(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主任):《望春风》是近年来中国乡村小说最重要的收获,文学品质高,风格鲜明独特,语言精致且不复杂。《望春风》彰显了画面感、色彩感、动感和质感。作品充满饱满度和张力,精心处理时空关系,视觉转换非常自然,故事中西合璧,环环相扣。《望春风》可以说是中国当代乡村的演变史,贯穿着强烈的悲悯意识,是一部真正可以进入历史的著作。

  孟繁华(沈阳师范大学特聘教授):《望春风》是一种回望式的,抒怀、怀念性的写作。格非有历史感,面对乡村的变革态度非常慎重,这是一个学者型作家的优点。《望春风》的写作是一个史传,在回望的过程中,写了人际关系的塑型,非常温暖写实——它不仅是过去,更是未来。

  孙郁(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望春风》之所以让我们感动,是因为格非找到了和五四民国期间知识分子相似的一种,明清文人的话本的东西,容纳到文本里。《望春风》带来多重对话关系,故事的线索和人物的关系都在错综复杂的景观里呈现出来。这本小说可以反复阅读,这是它的价值最好的体现。

  梁鸿(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我们说的乡愁是跟乡土的关系,跟中国农业文明的关系,乡土生活和未来的关系,这是特别重要的。《望春风》是非常现代的作品,即使也有怀旧,即使也有颓败,但是并非只在生活意义上颓败地书写。这种颓败是人类精神里永恒的东西。

  陈晓明(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望春风》是一部简单高妙的作品,有一种卡佛的极简主义。格非一直以设计整体的结构著称,在中国当代作家当中是超强的。《望春风》有一种笔法的自然性,写出了自然史,小说其实是写乡村的爱,以及爱的破碎和流失。格非能够用乡村的自然史,把这个大历史覆盖住,能够敢于把二十世纪的历史拿出来,非常了不起。

  张清华(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望春风》是一本呕心沥血之作,格非把家乡的人物,童年成长记忆当中的形形色色的东西都搬出来,他要回报那个年代。格非是中国当代作家里最具诗意的作家之一,他的小说的经典的可能性正在越来越显现。

  杨庆祥(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格非从三部曲开始,就一直处理最根本性的问题——文化的重建,这在《望春风》里落实到了具体的层面。一个《红楼梦》式的人物在农村里存在,格非写出了它背后顽强的韧性,它在某种程度上,还会在另外一些生命里被延续下去,到某一时刻春风又来一次,文化的东西重新生长出来。在这个意义上,格非的写作呼应了中国最伟大的文学。

  李云雷(《文艺理论与批评》副主编):格非的创作能抓住变化,很有历史感和历史意识。《望春风》让我们看到了,不光是面对乡村,也是面对中国的问题。作为一个文学人,在巨大的变化面前,能做的是把变化之中不同人的经验和情感,尤其是内心面对历史的沧桑,用作品表达出来。

  彭程(光明日报报业集团《书摘》杂志社主编):用四个关键词概括阅读的感受。第一是传统,《望春风》呈现了传统文化在半个世纪中的走向,可以看到中国农村几十年间变动的缩影。第二是命运,《望春风》突出了社会历史因素对于人生走向的影响。第三是挽歌,这是一曲对于传统文化的挽歌。第四是乡愁,对格非来讲,乡愁犹在,但已无处寄放,因为故乡变成了一片废墟,废墟所生长出来的只能是一种情感的荒凉。《望春风》体现了现实主义创作所应该秉持的冷静的态度。

  李舫(《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望春风》体现了今天的中国在现代化转型期,对自己和过往的认识,这是崛起之作。格非写出了中华文明潜伏脉络里的延续中的辨析,从卡夫卡的借鉴中回到了我们自己的叙事力量,他从作品中,完成了自我的循环和螺旋式的上升。

  《望春风》思想文化品质饱满,时代气息浓郁,在创作过程中便备受文坛、媒体和读者关注,出版前即已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国文艺原创精品出版工程”,出版后产生极佳的社会反响,获得总局2016年度“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中国版协“2016年度中国30本好书”,入选中国图书评论协会和中央电视台联合评选的“2016年度中国好书”等重要奖项,以及“深圳读书月”、“新浪中国好书榜”、《光明日报》等10多家主流媒体的年度好书荣誉,在学术界引起较大反响,在读者中获得广泛好评,产生了极佳的社会效益。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0条评论

请输入评论内容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二维码登录
    二维码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