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中国出版传媒网!  您好 , [登录]  [注册]

logo

文创中国 > 书画艺苑


胡秋萍 乘物游心 古意悠远

2019-07-09 11:11:58作者:■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记者 王双双
| 收藏
摘要:
                                                                               
胡秋萍作品

人物档案

  胡秋萍 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书法篆刻院副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女书法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华诗词学会理事。作品曾参加全国第三、四、五、六、七届书法篆刻展览及中青年第三、四、五、六、七、八届书法篆刻展览,获第三届中青书法篆刻展优秀奖,中国书协德艺双馨会员。2016年入选中国书法报遴选中国当代十大女性书法家,《听花堂诗语》获河南省优秀图书二等奖。曾在马来西亚、澳大利亚及长沙、郑州等地举办个人书法展览,出版《乘物游心》《胡秋萍书法作品集》等13部书籍。

  “超然物外,乘物游心,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这是艺术家对艺术追求的理想境界。”胡秋萍如是说。几乎所有人对胡秋萍的第一印象都是:温文尔雅、美女。但在观看她的书法作品之后,又有一种放纵豪迈之情。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的形容颇为贴切,他说:“她是一个以美丽外表掩盖其狂放内心的天资卓越又精进好学的女才子。由于学术问题的谈论一旦被有些话题触动,其从平静状态迅疾激发感触转进入一种喷涌而又遏制的激动,以致谈话声虽不大却略带颤抖。”

  为书法而生,生活内容围绕书法展开。谈到书法,胡秋萍如鱼得水,在她看来,书法与生活是融为一体的。她这样描述自己的生活状态:所有的日子都是我的节日,所有的节日也是我的日子,而这日子不能没有书法。别人消暑纳凉时,她在书房练字;别人围着暖炉聊天时,她在练字;别人在外面嬉戏打闹时,她还在练字。她告诉记者:“喜欢在每一笔书写的过程中,感受生命的流动。”

  在作品《听花堂诗语》(上、下册)中,胡秋萍从自己30年的诗词作品中自选156首,用书法的形式进行了再创作,有的是草稿,有的是尺幅小品,有的是鸿篇巨制,楷、行、隶、草诸体兼备,以诗词与书法合璧的形式展现了作为一个书法家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胡秋萍说,自己的书法道路上,要感谢两位老师。一位是自己的启蒙老师靳选之,为人自律,书法圆融温润。另一位是李逸野,他思维活跃、内心坚定,章法诡谲奇异,线条行云流水。

  追求古意,线条厚重。胡秋萍学书40余载,期间对二王、颜真卿、柳公权、怀素等书法大家的碑帖悉心临摹、把玩、习读、顿悟,不断地读帖、意练、结体、积淀,从中寻求共性,创造个性。所谓字如其人,胡秋萍说:“我是直性子,所以,我的字有点过于正,缺少谐。”她的书法主体端庄、大气、开阔,近几年线条较之前更为厚重。胡秋萍认为,凡是自己学习、熏染过的每一位艺术家,都会在潜意识甚至在心中留下印记,他们为自己带来的影响和启发都会在笔下流露出来。“我自己更多追求的是要有古意,有时代的精神,有自己艺术审美的追求。”

  谈到创作习惯,胡秋萍告诉记者,每当她要创作的时候,一定是某一首诗的内容打动了她,让她有激情去书写。以书法作品《花间一壶酒》为例,“每当我读到《花间一壶酒》的时候,都被这首诗感动,这是一种决绝的人生境界”。在创作该作品时,胡秋萍在一座寺院的工作室内,那是她第一次尝试在地上书写。她告诉记者:“写大作品的时候,一个人书写容易提不起气,而在地上书写能够把控大局,当时也有自己的几位学生在旁边协助,所以,写得比较顺畅。笔墨的效果、黑白的处理、用笔入纸的感觉,都处理得比较到位。”胡秋萍认为,一位好的书法家,笔蘸着墨,可以力透纸背。

  艺术是生活中的味精。艺术就是生活中的味精,让生活更加有滋有味。书法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重要的艺术门类,有人说书法是中国哲学的核心,因为人们自古以来,拿起毛笔书写的过程中,就是做禅事,把自己的心潜进去,参禅悟道、格物致知。在胡秋萍看来,能表达创作者主题精神和性情的作品才称之为好作品。每一位书法家不仅是把汉字写成方块字,把起笔收笔写到位,在书写的中更要表达自己的审美理想,对书法艺术的追求和理解。既有传统的远古悠意,还有对于当下艺术的思考,还能表达自我性情和审美追求的书法作品,才是艺术作品。

  胡秋萍认为现代化数字化发展,不会使书法消亡,只会让书法更具艺术性。艺术家的书法表达是在对传统书法,笔墨功夫点化,对传统起笔、用笔收笔和结构的基本训练,并在超越这一阶段后,来进行自己的审美,实现书法语言审美的一种理解和追求。

  如今,胡秋萍对书法的追求并没有停止。她说,未来会调整自己,把自己现在对书法的理解和审美,对笔墨和风格的追求,再往前迈进一步,再成熟一些,更有古意和自己的艺术风格。

  他 评

  厚重工稳 精细典雅

  □杨晓阳(中国国家画院院长):其楷书厚重工稳,精细典雅。观其行草书之笔划轻重缓急、顿锉有节、轻重引带、自有一种音乐的节奏。笔墨精彩处,大有大珠小珠落玉盘,放纵豪迈,似有神助之感。内敛平稳的细腻秀韵与飞扬忘情的开张雄浑之间轻盈转换,在我所见书法家中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0条评论

请输入评论内容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二维码登录
    二维码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