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中国出版传媒网!  您好 , [登录]  [注册]

logo

文创中国 > 热点资讯


王仙法:一叶一盏一禅心

2020-11-16 20:00:55作者:樊国安
| 收藏
摘要: 1200多年前,一片桑叶,偶然飘落到江西吉州窑中。窑工们开窑后,发现那片桑叶历经1300℃的烈火后,非但没有灰飞烟灭,反而浴火重生,将其美好的叶形叶态,永远留在了黑釉瓷盏中,美得令人惊叹!美得令人称奇! 桑叶与陶瓷的一次偶然的相遇,造就了一个流传千年的永恒之美,这就是曾经失传了700年的木叶天目盏。 木叶天目盏因为珍稀宝贵,在日本和英国被作为国宝级珍品而收藏。

图片1.jpg

今年金秋时节,笔者随同“美丽中国·深呼吸小城”评选专家组到浙东名镇石桥头考察时,黄建镇长引导我们一行来到了三透里文化创意园,在这个充满浓郁江南风韵、溢发着清香乡土气息的艺苑中,绘画、草编、扎染、米塑等非遗文化创意艺术展品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

走进“舍十堂”工作室时,我的目光顿时被悬挂在室内一摞摞由绿变黄,由湿变干的菩提树叶和一盏盏晶莹透亮,泛着金光异彩的木叶盏所吸引,立即坐在一条长木凳上,小心翼翼地捧起一个小盏揣摩、欣赏起来:木叶盏内的叶子“落”在碗底,澄黄的叶子叶脉分明,栩栩如生。更为神奇的是,在小盏的中央会泛起一个隐约可见的水晶球,在球内可以看见笔者的头像;水映菩提,盏如天空,叶脉清晰可见,光芒灼灼、熠熠生辉,顿时引起人们无尽的遐思。禁不住连连称奇:神品!神品!连连感叹:妙极!妙极!”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神奇。好像前五十年积累就为了今天烧木叶盏。抚摸着每一盏晶莹剔透的木叶盏,仿佛都在抚摸一个有灵性的生命。“这是来自大自然的神秘精灵,我对这个精灵充满了敬畏之心。”木叶天目盏的烧制者王仙法说。

c49b7179-04eb-4c69-bf81-b6109d834941.jpg 

1200多年前,一片桑叶,偶然飘落到江西吉州窑中。窑工们开窑后,发现那片桑叶历经1300℃的烈火后,非但没有灰飞烟灭,反而浴火重生,将其美好的叶形叶态,永远留在了黑釉瓷盏中,美得令人惊叹!美得令人称奇! 桑叶与陶瓷的一次偶然的相遇,造就了一个流传千年的永恒之美,这就是曾经失传了700年的木叶天目盏。 木叶天目盏因为珍稀宝贵,在日本和英国被作为国宝级珍品而收藏。

王仙法和非遗文化吉州窑木叶天目盏的结缘充满了传奇。2017年春节,他和上小学的儿子一起在家看电视。电视里正好播放制作木叶天目盏的节目。“太神奇了。一片叶子怎么可以烧成充满艺术魅力的杯盏?”他对这项工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学会自己制作。他是“中国鞋业之城” 温岭市的一位鞋样设计师,从未接触过烧制瓷器。 经过三年多专心致志的钻研,历尽千万次的失败,一个门外汉终于破解了吉州窑木叶天目盏烧制的密码,一举成为国内屈指可数的高手。

cb76d41e-0646-47e4-9f48-fb9b11bafc25.jpg 

他从研究桑叶开始。 他找了一棵固定的桑树,将不同月份的叶子摘下来放到烘箱里去烘烤,观察桑叶在不同温度下的变化。“很神奇,即使生长在同一棵树上,不同季节、不同大小、不同位置的叶子在相同的温度下的变化都不一样。”研究了几个月后,王仙法终于对桑叶的特性有了一定的了解。他兴奋地走出地下室,跑去江西吉州小试身手。周一去,周五回,连着三个月,他就这样在温岭和吉州之间千里奔波。包窑,烧窑,失败,再来,一次次乘兴而去,一次次败兴而归,一直没有成功,但他不放弃。 频繁去吉州烧窑,成本太高,承受不起。于是,他从网上订购了电窑,配备了烧制木叶盏需要的工具,开始地下室的烧窑生活。为了烧制第一窑木叶盏,他准备了整整一个星期,在窑前守候了十多个小时。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第一窑居然成功了。王仙法说:“烧制木叶盏不像烧制其他瓷器,就算你掌握了所有的技巧,也不一定能烧制成功。叶子在窑里面是活的,随着温度的升高会随意移动,它可能在里面翻个个,也可能直接就跑到盏外面去了。这样的木叶盏也就失败了。”

 木叶盏的诞生深受禅宗文化影响。桑叶能通禅,所以古时多以这种树叶入盏,但菩提叶更难烧制成功,所以桑叶烧制的木叶盏成了主流。掌握了桑叶的烧制方法后,王仙法就将目光转向了菩提叶。福建盛产菩提叶,他亲自跑去福建采摘,回来后便开始尝试。“9月份的菩提叶,烧制成功;用同样的方法,10月份的叶子,烧制失败了;10月份的叶子烧制成功了,11月份的叶子又不行。”不停地烧制,不停地失败,不停地摸索,当把每个月的菩提叶全都烧制了一遍后,满以为自己终于掌握了烧制菩提盏的方法时,谁知,下一次去烧制,又失败了。 连着烧了十窑,没有一个盏是成功的。

“每一次失败,我都告诉自己,换个方法,下一窑就好了。那段时间,除了吃饭睡觉,一天到晚都在想烧盏的事情。有时凌晨醒来,脑子里冒出一个新的烧制法子,就迅速爬起来,急着去试一试。 烧到第十一窑,整宿守在窑前,看着窑内的温度跳动上升,再看它慢慢冷却。窑烧好了,我却没有勇气去开窑门。因为所有的办法都用过了,我不敢想象再失败会怎么样,我已经穷思极尽了。”这是王仙法彼时的心境, 幸运之神终于来叩门。打开窑门的那一瞬,他的眼睛亮了。那一窑的成品率达到了百分之十,烧制菩提盏,成品率极低,往往几百件作品中也难出一件精品。经历无数窑火的淬炼,他烧制的菩提盏成品率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二十以上,在业内首屈一指。

图片4.jpg 

“左手辛酸,右手泪。”王仙法硬是靠着一种超人的的才气、灵感、 悟性和毅力把失传了700多年的中华文化艺术瑰宝复活了,再现了,神话了。也许是木叶盏烧制多了,王仙法也变得禅味十足。看着他一副颀长的身材,一对笑眯眯的眼睛,頦下一小撮花白的胡须,在“舍十堂”工作室饶有趣味地鉴赏亲手烧制出的一件件木叶盏精品,那种怡然自得的风韵,那种痴迷于艺术求索的神态,颇有一种仙风道骨的神采;此时,笔者耳畔响起一位高僧的偈语: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空灵的大道之中。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每一个人天生都能体会到大道的空灵。从王仙法亲手烧制出的一件件木叶盏精品以及他孜孜不倦地对非遗文化艺术高峰的攀登和突破,我感觉,他已经练就出了一双悟透“大道空灵”的“道眼”;正可谓是: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叶一盏一禅心。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0条评论

请输入评论内容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二维码登录
    二维码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