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出版管理大门的一把钥匙——读《出版沉思录》有感
张小军 | 2021-07-20
收藏

QQ截图20210720123810.png

20世纪80年代,中国刚刚告别充满沉闷和压抑的十年,似乎突然进入了一个从封闭走向开放的“新世界”,此时四川出版界推出了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的一套丛书,它被看作是20世纪80年代中国思想启蒙运动的一个重要事件,它的名字叫“走向未来”,今天依然广受赞誉。

80年代的四川出版,“名家荟萃,佳作纷呈,读者推崇,影响深远”,成为全国出版业的标杆。这是四川出版史上的精彩一笔。

令人遗憾的是,从上世纪80代后期到90年代开始,由于多种原因,四川出版沉寂了。经过20多年的“改革发展”,四川出版从位居全国前列,落到全国各省后排。冰冷的数据显示,四川出版落后了。

四川出版人是不甘落后的。“振兴四川出版”为四川出版人吹响了集结号。短短几年时间,代表四川出版的文轩大众出版从亏损2880万元,到实现利润超过一个亿;从全国市场占有率排名第26位,上升到第7位。可以说,四川出版创造了“奇迹”,创造了“历史”。

在新中国出版史上,四川章节跌宕起伏,既有让人追思远慕的辉煌,也有令人难堪的多种事故;既有曲折婉转的改革历程,又有高潮之后的长时间沉寂;既有蛰伏20多年的徘徊,又有猛然惊醒的奋起直追。四川出版,有着太多的故事。

四川出版的发展历程,已经不是一个一般的地方出版的探索与实践,更不是一个偏处西南的个体案例,四川出版的典型性和代表性,表明不管是她所走过的弯路,所经历的曲折,还是今天所取得的“振兴四川出版”的成效,都是中国出版的宝贵财富。四川出版故事,需要有人来讲。“四川出版故事,有必要讲给所有做出版的人听”。

那么,谁来讲这个“四川出版故事”,谁能讲得好这个曲折坎坷、充满智慧、富于启迪的出版故事。

在不少业内人士关注、思考四川出版之时,新华文轩前任董事长、“振兴四川出版”前一阶段的“操盘手”何志勇先生的三卷本《出版沉思录》出版了。通过这套书,读者可以倾听四川出版故事,也为业界深入研究出版规律,进一步推动产业发展,提供了更多视角的参考。

讲述四川出版故事,要有担当,更要用心。

四川出版的辉煌与衰落,起伏与徘徊,崛起与振兴,这当中有着怎样的经历,又有着什么样的思考?何志勇先生在这套书中,以他独特的经历和宽广的视角,为我们展示了四川出版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他在这个历程中的思考,无疑是我们打开现实出版世界的一把钥匙。

笔者近年一直在内容行业工作,自然十分关注行业方家之作。看到这套作品之前,甚至有一种担心,是否真是足够的沉思呢?况且四川出版经历曲折,真是非常难写,我也特别好奇,何志勇先生会如何来书写呢?

拿到书认真读下来,尤其赞叹,《出版沉思录》直面了四川出版走过的弯路,反思了面临的诸多问题,认识之深前所未见,启迪之多亦很少见。我想这是一种爱之深,关之切的展现。这样的反思诉诸于文字并要出版,也是极为考验作者智慧的,真是应该向何志勇先生和出版这套作品的商务印书馆致敬。

何志勇先生试图通过研究把振兴四川出版涉及的方向、路径、举措思考得更清楚,寻求一地之发展,一业之兴盛的普适性原理,而要做到这一点,就难免要涉及过去的历史,要回顾所走过的路,要反思过去的得失,这不仅需要有直面问题的勇气,还需要分析问题的严谨。

作为资深的出版人,何志勇先生纵横出版界数十年,他学经济出身,是一位有深厚经济学功底的出版人,很早就在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担任社长,后来从政参与管理四川出版业。在这个过程中,他特别注重创新,做了大量关于出版的研究。他的创新探索总是带着经济学视角,有着经世济民的情怀,致力于推动产业向更美好的方向发展。

《出版沉思录》100多万字,三卷分别是“改革探索”“振兴之路”和“四川故事”,可以称之为“三部曲”。他着笔用了四年,实则是执业出版几十年之观察、实践与探索,字里行间流露出他对出版事业的关切、执着和理想。

近读《出版沉思录》至第三卷“四川故事”,感觉尤其精彩。如果说前两卷“改革探索”和“振兴之路”的视角更适合专业读者,那么“四川故事”则是更多人关注四川出版历程的必读之作了。《出版沉思录:四川故事》详解了四川出版的改革探索和振兴之路,可以说是一部优美的史记,是四川出版过去四十年的一个深度记录。

当然,围绕“振兴四川出版”这个主题,这个记录肯定是有所侧重的。四川出版什么样的历程需要写出来?故事究竟讲到什么程度?需要精心安排。

从1992至2015年,尽管四川出版产业命途多舛,但这片土地上的出版人一直在试图重新站起来,辉煌时代的光荣与梦想,落后岁月的追问与反思,亦为2016年四川出版开启的波澜壮阔的改革埋下伏笔,四川出版逐步奠定了今日振兴的产业格局。

走过弯路、趟过深水,重现辉煌,四川出版的跌宕是中国出版史上耀眼的“案例”,它在出版行业上做出的探索和文化建设上贡献的智慧,对推动着中国出版的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以至吸引了众多后来者不断追问四川出版跌宕起伏的真知。

从一个出版人和经济学者的角度去观察四川出版业,无疑更有着行业内外两相对比、互为镜鉴的意义。更为独特的还在于,何志勇先生并非“旁观”,他是这段历史的深度参与者、推动者。该书有很深的个人印记,而这也是书写历史和故事特别优美且有趣的一面。四川出版产业曲折跌宕,故事精彩,书中有很多首次披露的真相和真情往事,读者阅读此书,是从出版角度打开四川的一扇窗口,令人手不释卷。

就我所知,何志勇先生属于接触起来会让人肃然起敬的知识分子,尤其惜才爱才。在这本书中,这样的印记在字里行间也让人有所感触,明显流露出这位出版家的真性情,比如他对吴鸿用生命诠释对出版的执着与热爱的记录。

研究中国出版,必须要看四川出版。四川出版的弯路和大道,既是教训也是经验。四川出版的发展,放到中国出版的大历史背景中则有更为重要的镜鉴价值,研究出版的人都绕不避开四川出版的话题。在今天,许多出版人还有一个心中疑问,那就是:

四川出版究竟做对了什么?它是如何仅用四年就重新回到了第一阵营?

书中讲道,四川出版人对发展的愿望十分迫切,早在1992年就在全国率先成立出版集团,但起步早,超前并未实现先发优势。在此后二十多年中,四川出版虽然有不少闪光点,但总体上徘徊不前。

同时期,中国多地的出版集团则经历了各种闯关,后来居上,将四川甩在了身后。这个差距,在2010年至2015年的开卷数据报告中一目了然,四川出版已经从第一梯队掉到第四阵营。

何处是路?何志勇先生坦然而讲,不掩其志其勇。“只有以一种严肃认真的态度来思考我们怎么了、我们怎么办,才会有令人欣喜的结果。”一言以蔽之,何志勇先生给出的答案:四川出版的重新强大,需要“回归常识,立足现实,一步一个脚印,积小胜为大胜。”

 此处一句读来一秒钟,而四川出版走过来却用了数十年。拆解何志勇先生的研究,他在书中详述了从导向、体制、观念、管控的反思,到认清振兴四川出版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出好书、建强社、抓队伍。

如此思考,也如此操作。开辟新路,校正方向,一步一步解决思想、地位、标准、动力、实力、资源、路径、协同和队伍等诸多问题。

经过四年的努力,四川出版重新回到中国出版舞台第一阵营。这里我们就不赘述新华文轩过去几年的巨大变化,读者可以打开书去寻找答案。

四川出版的振兴,有着十分生动的画卷,一本本书,一个个人,一家家社,有着太多生动的故事,千万级畅销书“米小圈”诞生的背后,编辑功能发挥到极致,线上线下联动实现精准营销,“新天地”崛起幕后的故事……

《出版沉思录:四川故事》最大的特点在于作者既作为局中人,又以第三方视角去观察四川出版,有理论、有实践。可以说,这是一本“出版入门”的书,读懂这本书,大体上就读懂了中国出版;这也是一本“出版管理”的书,读者可以从中领悟诸多出版管理的道理和精髓;这还是一个“出版改革”的书,她能够启迪我们从哪里推动改革,怎么改革,进而搞活出版,快速发展。

柳斌杰先生在这本书的序言中写道:“振兴出版,没有终点,不忘初心,永远奋斗”。

马克•吐温说,黄金时代在我们面前,而不在我们身后。

以史为镜,阅读和沉思的目的在于正视和寻找面对未来的确定性,无疑,这套《出版沉思录》能给我们带来一些来自过去四十年四川探索并仍具创新的启示。



所有评论({{total}}
查看更多评论
热点快讯
+86
{{btntext}}
我已阅读并同意《用户注册协议》
+86
{{btn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