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中国出版传媒网!  您好 , [登录]  [注册]

logo

网站首页 > 热门话题


少儿专业社社长谈培育原创少儿出版“潜力股”

2016-05-05 11:34:38作者:李丽萍/整理
| 收藏
摘要: 怎样培育国内作者,怎样出好推广好原创童书,将会是少儿出版机构能否走好后“黄金十年”的重要议题

原创少儿出版:要畅销更要常销

  ■李学谦(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

  总体上看,中国原创图书出版已经进入到较为繁荣的阶段,各家专业少儿社都不约而同加大了原创儿童文学、图画书、卡通漫画等儿童图书的出版力度,这种趋势从儿童畅销书排行榜就可以看出。

  少儿出版进入了新的繁荣与变革的发展阶段,但同时也要看到,中国原创童书出版仍存在不少问题。首先是,反映儿童现实生活、情感和体验的现实题材作品少,在童书销售排行榜中,排行靠前的多为幻想、探险、校园类小说,厚重的现实主义文学作品较少。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从儿童作品创作上来说,现在能够驾驭重大现实题材、沉得下心来写作的作家不多;在经济压力的推动下,出版社时常“紧跟”市场,紧抓畅销书,厚重文学作品的出版自然就受“冷落”;从读者角度来说,碎片化阅读、娱乐化阅读越来越明显,不仅儿童,成年人也很难静下心读书。曹文轩的获奖与其一直坚持现实主义创作紧密相关,正如他自己所说,“我的背景是中国”。背景是在中国,情感却是能引起全世界共鸣的。中国有独特发展的路子和经历,是独一无二的,国外读者阅读中国作品就是想借助作品认识中国。另外,速成作品获奖的可能性不大,曹文轩为了写作“丁丁当当”,打腹稿就打了十年,觉得已经成熟,呼之欲出了,才开始动笔,因此笔下的人物形象、场景刻画才能非常细腻,每一页的内容都可以还原成画面。

  其次,虽然不少出版社对原创图画书比较重视,但是可能因为起步时间短,在故事、绘画、图文结合等方面,跟国外优秀图画书相比还有很大差距,我们可能不太熟悉用图文结合的形式来讲故事,既能画也能写的图画书创作者较少。

  此外,经典、常销的卡通漫画书打造也是出版社必须加强的。国外不少卡通漫画书常销品种,一版再版,最典型的就是《丁丁历险记》。《丁丁历险记》从1931年正式出版到现在,目前已翻译成77种语言出版,80多年常销不衰。反观中国的原创卡通漫画书,通常是首印量大,但是重印的机会很少,是一次性的畅销。卡通漫画书创作画得很快,卖得很快,死得也会很快,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创作才是经典。中少总社近年来特意引进国外常销的漫画书,看看能否借鉴,也在尝试着把伍美珍的作品、沈石溪的动物小说等用漫画书的形式来表现。

  少儿社在作者资源的培育上要树立一个观念:作者队伍是建设出来的,不是挖来的。在新生代作者的培育和挖掘上,中少总社独特的优势在于《儿童文学》等多本有影响力的刊物,这些刊物成为发现培养作者的最主要阵地。《儿童文学》一直以来坚持“只看作品,不看名气”,有名作者的作品也刊发,初出茅庐作者的作品也刊发,唯“作品质量”是瞻。这些作者不仅给杂志供稿,还写书,《儿童文学》每年出版的新书大概在70种左右,而且每种书的首印大,书的印数大了,作者收入高了,吸引力就大了。

  中少总社开始尝试通过举办比赛发现作者。2015年与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深圳少年儿童图书馆合作,联合发起华语儿童文学中国故事短篇创作邀请赛,比赛设立成年组和青少年组,征集中国故事的现实题材短篇小说、呈现时代的面貌和中国的生活的作品,引导现实题材小说的创作。

  有了发现作者的机制后,出版社应该切实保障作者的利益,对作者负责,开展多方面互动。中少总社会定期不定期举行青年作家讲习班、儿童文学创作研讨会、长篇小说创作深度交流会等活动,定期组织评选“十大青年金作家”,让编辑参与作者的选题创作过程。很遗憾的是,有些作者会厌倦这种繁琐的反复修改过程,转向投向其他出版社。中少总社还会邀请作者到国外考察国外童书创作情况,为作者提供学习交流机会。在抓好原创出版的基础上,抓好优秀儿童作品的译介工作,优秀儿童文学作家、插画家的海外推广工作必不可少。

  原创出版归根结底还是要靠编辑来落实。为了让好的编辑走专业发展道路,中少总社设有编辑职业发展通道,将编辑分成初级编辑、助理编辑、编辑、高级编辑、资深编辑、专家编辑6个档次,最高级的专家编辑岗位工资相当于副社级领导。编辑不一定要走行政管理岗位,好的编辑可以走专业发展的路子。中少总社还在社内进行“明日之星”评选,当选员工工资可以获得提档,连续两次被选,在编辑职业发展通道上可以破格提升。

  当然,原创出版非一日之功,如果注重版权积累、注重品牌的培育,出版社就会愿意在培养作家上下些功夫。中少总社每年还会拿出200万元扶持原创,可用于预付经济困难创作者的版税,也可扶持价值高、出版周期长图书的出版。

原创为本,作家为源

  ■汪 忠(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

  少儿图书在国内出版市场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其中“淘气包马小跳”“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等原创童书稳居少儿畅销榜单,这些叫好又叫座的名家名作,在一代代读者群中形成了广泛的品牌影响,体现了少儿读物市场良好的成长性。正是因为少儿读物市场巨大的潜力,竞争遍布了从上游作家资源到下游分销渠道的各个环节,作为市场竞争的参与者,专业少儿社更希望以专业精神和职业素养净化良莠不齐的市场环境,推动少儿出版市场的健康良性发展。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浙少社连续13年保持国内少儿读物市场占有率第一,与长期以来高度重视以中国原创儿童文学为重点的内容建设,与强调原创、注重原创、狠抓原创的工作思路紧密相关。目前,中国少儿图书市场的11个细分板块中,最具影响力的板块是儿童文学,占据了四成以上的市场份额。而浙少社的儿童文学图书已占到了全社出版总量的80%,其中,原创儿童文学又占了八成。从一定意义上说,这个业绩既是浙少社长期重视内容建设、重视原创、狠抓原创的结果,也是核心竞争力的真实体现,原创是浙少社出版工作的源泉、文化的根基和首要任务。

  当前,浙少社注重维护以作家书系为龙头的10余种既畅销又常销的知名原创品牌,包括以沈石溪集群、杨红樱集群、雷欧幻像集群为代表的三大超级畅销品牌,以任溶溶、张之路、周锐、董宏猷、汤素兰、管家琪、方素珍、杨鹏、萧袤和“冰心奖书系”等为代表的畅销品牌。

  同时,浙少社也在原创作家尤其是新生代作家的培育开发工作中加大投入力度,以好平台、多举措为更多作家的成长发展提供有力保障。首先,浙少社与“冰心奖”评委会携手26年风雨举办“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使得该奖成为国内最重要的原创文学赛事之一,也是推出新人新品的重要平台,很多在这里起步、成长的新锐作家,日渐活跃在国内儿童文学领域。浙少社陆续推出了几辑“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获奖作者丛书,有孙卫卫、熊磊、毛芦芦、蒲灵娟、汤汤、赵菱、翌平等,倾力为新锐作家提供出版平台。

  其次,为不同作家打造独具内涵的原创产品线,在读者群中形成一定的辨识度,比如翌平的“新阳刚书系”、赵海虹的原创科幻作品“彼岸书系”、冯海的时尚幽默校园成长系列“超级酷炫公主班”等,都获得了读者的喜爱和认可。再次,浙少社以一定规模的书系,集束推出作家群。比如,由沈石溪担任主编的“动物小说奇幻书系”是浙少社继“沈石溪动物小说品藏书系”之后力推的一套面向更低龄读者的动物奇幻小说。浙少社将优秀的新锐作家集聚到“动物小说”的品牌之下,邀约了王路、两色风景、唐池子、程婧波、肖云峰、汤萍、慈琪等加入创作队伍,聚力打造中国动物小说的新锐书系。浙江的新生代儿童文学队伍一直非常齐整,浙少社立足本土资源,今年将重点推出集束规模的“浙江新生代儿童文学书系”,囊括了汤汤、赵海虹、毛芦芦、小河丁丁、王路等12位在国内有影响的浙江新生代儿童文学作家。

  除了集聚潜力作家打造集束书系,浙少社还通过作家工作室等形式,与作家进行深度合作。如与沈石溪工作室进行战略合作,与作家汤汤签订了工作室合作方式,进行作家品牌的整体运营等。出版社与作家的长线合作,不仅体现在简单的作品出版,更在于提供细水长流的服务,做好以作品为核心、营销密切配合的维护工作。

  未来社:多管齐下打造儿童出版核心竞争力

  ■尹秉礼(未来出版社社长 )

  未来出版社地处西北,市场化起步晚,资源聚拢有限,这些年一直努力爬坡,多管齐下增强核心竞争力。

  注重人才培养。未来社在编辑培养中,始终坚持工匠精神的理念,鼓励编辑挖掘到有价值的资源,鼓励精工细作的图书产品,这是适应转型增效的重要前提。出版社目前已拥有一批文化素质高的编辑队伍,出版社会创造一切条件让这些编辑脱颖而出,成为有激情有闯劲的优秀编辑甚至是名牌编辑。

  在主题出版上,未来社在2015年为纪念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推出“抗战之国家记忆”丛书。其中《西北国际大通道》一书,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重点出版物,本书是国内第一部研究相关课题的专著,材料丰富,文笔生动,出版后受到了学界及广大读者的热烈欢迎和好评。今年,我社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又推出“永远的红军”丛书。本项目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6年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出版项目。中央电视台今年也将和本丛书的主创团队携手推出长征主题的系列电视节目。目前丛书已经基本完稿。作者团队目前正和央视制作团队重走长征路录制素材,以便进一步充实完善丛书的资料、细节、图片,我们力争10月1日之前完成丛书的出版,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献一份厚礼。

  在品牌规划上,未来社推出了“未来童书馆”的LOGO,提高市场未来版图书的识别度和统一形象,对有品牌和市场潜力的系列图书产品进行政策倾斜和营销力度。“猫武士”系列一直是未来社的明星产品,目前《猫武士》正传已出版5部,属于同一个系列的还有《猫武士外传》等50多个品种。统一协调宣传推广将有利于提升品牌识别度,这次订货会猫武士官方公众号将会上线。

  提高资源的聚拢能力。一是培养青年作家,选有价值的作品,提供好服务平台。“稻草人未来原创儿童文学书系”将陆续推出余雷的《我要长大》、王勇英的《三个半朋友》、周公度的《一头很猪的驴》、宋庆艳的《小猪悠悠》、李珊珊的《美丽世界》等一批作品,并在后期不断推进。该书系已成为未来社培养新作家的主要阵地。通过猫武士品牌带动,未来社策划了“猫武士动物小说“丛书,陆扬、张剑彬、管卉等作家逐渐成长。二是挖掘本地作家资源,推出“陕西少儿文学作家方阵”丛书和“陕西新锐儿童文学作家精品书系”。三是与有优质资源或者品牌价值的机构合作,出版精品图书,延长产品线。如与北京著名英语教育机构嘉盛英语联合推出“想象力任务绘本”等丛书,受到市场认可。四是邀请成人文学作家参与儿童文学创作,如“大作家牵手小读者”丛书已推出高建群的《生我之门》,陈忠实、贾平凹等作家作品也即将推出。五是在原来弱势板块的科普类图书方面加强投入,尤其是原创类作品方面,陆续推《探索新宇宙》《猛犸河谷》《寻找外星人》等高质量产品,产生初步效应。

  在做好纸书的前提下,未来社积极寻求产业融合发展。近些年的“动物嘉年华”丛书和《忒色西安》手绘地图都在尝试用AR技术对接,开发新的产品模式,还计划利用音频技术出版线上线下同步推出的系列绘本作品。未来社早些年出版的“武当虹少年“丛书,已经拍摄成26集动画片,并在全国各大电视台和视频网站播出,获得了新光奖中国西安第四届国际原创动漫大赛评委会特别奖,效果显著。后期还将开发本地旅游资源,将创作、出版、动画和游戏等领域打通,进行产业延伸开发。

交给出版社的作品 对作家来说都是唯一的

  ■徐凤梅(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总编辑)

  政府的重视和推动,全民阅读的兴起,以及在经济指标压力下出版机构将童书出版作为新的增长点等因素,共同推动着童书出版的繁荣。但是也不容忽视,童书出版存在着一些问题:同一内容重复出版,内容文本娱乐化现象明显等,图书成为“快销品”。出于人情和作品最大化传播的考虑,作家常常无法拒绝。这样的结果是,有些作品只是单纯为孩子营造“热闹”的氛围,阅读后并不能获得深层次的感悟。因此,作家和出版社要共同努力,不能以作品数量来论高低,做书一定要精做,对孩子阅读的引导不能停留在浅阅读,要重视精品阅读,注重思考。

  早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安少社就已涉足原创儿童文学,出版了一批作家的原创作品。但在上世纪末,由于市场并不繁荣,加上出版社的战略考虑,市场效益不明显。从2007年开始,安少社重新开始重视儿童文学,由于缺乏资源的积累,安少社在儿童文学出版上的战略是从儿童文学理论和经典、获奖作品上取得突破。一方面是关注儿童文学的理论出版,如推出“当代西方儿童文学理论译丛”“第六代儿童文学批评家论丛”;另一方面是推进经典、获奖系列作品的出版,推出了“我的第一套经典名著书”“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获奖作家精品书系”“冰心奖获奖作家精品书系”等。在资源积累的基础上,安少社越来越关注原创作品的出版,如推出“小橘灯精品系列”“绿色中国”等。在出版获奖书系图书过程中,安少社挖掘了一些新生代作家。作家的成长需要一个过程,不是有没有优秀作家和作品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发现的问题。获取作家资源的方式也有不同的途径,有些是编辑关注和主动寻找的作家,有些是通过作家推荐的人,有些是儿童文学理论家推荐的人,还有一些是通过业内的各种机会去发现,如展会、作家培训班等,在挖掘作家资源的过程中,我们重视的是创作文本。

  作家把作品交给出版社只是合作的第一步。出版社面对的可能是很多作家的作品,但是当作家把作品交给出版社后,这个作品对于作家来说是唯一的,是智慧劳动的结晶,出版社要对作家负责,要让作家信任出版社,站在作家的角度,在编辑出版过程中与作家进行深入的沟通交流,主动跟进。编辑要对作品感兴趣,这样才会愿意花时间去打磨,读者也才有可能感兴趣。在后期宣传上,当下国内较为普遍的做法是组织作家进校园,安少社也有采取这种方式,效果还不错,当然现在的新媒体手段也是重要的宣传渠道。

  当下,大环境显得有些急功近利,作家的精力被很多活动分散,能够静下心来写作的时间减少,要一直保持高效创作是很困难的。而出版社每年都有固定的指标和任务,客观条件不允许出版社每个作品都花费长时间来打磨,这需要出版社要有战略思考,经过这几年的积累,安少社在这方面还是有共识的,始终坚持以品牌实现主业“大突破”。

  销量和影响力是留住作家的利器

  ■傅大伟(明天出版社社长)

  近年来,儿童图书市场的繁荣已是公认,特别是儿童文学这个细分类别,按照现在的发展势头,未来10年仍将继续发展。良好的市场环境给出版社和作家提供了较大的发展空间,作家推出的优秀作品层出不穷,儿童文学创作阵容强大。明天社一直坚持高质量、高品位、高格调的出版理念,着力在少儿教育类图书、少儿文学类图书、少儿知识类图书和低幼类图书4个产品板块中形成品牌和特色,出版了一大批内容质量一流、深受读者欢迎的精品图书,助推原创作品及时面世。

  出版社和作家是合作共生的关系,共同面对出版需求。儿童文学作家不是出版社培养出来的,作家内心要有对文学创作的追求和目标。作家选择出版社,首先看重的是出版社的品牌,一个出版社如果经常出平庸图书,那么优秀的作家自然会退而远之,反之,如果常有精品、佳作推出,作家会百川朝海。

  出版社品牌的打造与编辑和营销能力息息相关。童书编辑要热爱这个行业,要有专业眼光,在图书出版过程中愿意与作家进行沟通交流、达成共识,让作品以最好的方式呈现。在“互联网+”时代,营销方式层出不穷,出版社要拿出一定的资源加大推广,让年轻作家的作品为更多人所熟知,使图书销售达到一个量级。明天社就创造了典型作家、典型作品、校园推广、暑期营销的少儿图书运营模式。销量和影响力是让作家满意的重要条件,如果有其他因素那也是暂时的,不会长久。绞尽脑汁把作家挖走后,如果能提升销量那还能留住作家,如果销量不能提升,作家同样会选择其他出版社。当然,一家出版社不可能囊括所有有潜力的作家,出版社跟作家的合作还要看缘分。

  出版社面对的是市场和读者阅读需求,引进和原创是出版的常态。中国儿童图书市场的繁荣,使得大量非专业少儿社和民营机构纷纷抢滩,认为儿童出版是一道“盛宴”,在童书版权引进上出现了“抢购”潮,见什么买什么,也不知道好不好吃,都争先恐后想尝一口,版权引进多且杂,这是一种市场行为,也体现出国内优质出版资源的稀缺。在“抢购”潮之后,出版机构必然会进行反思,如果不能实现双效益,有些出版机构就会选择退出,但只要有市场在,这种优胜劣汰的过程就会持续,这是出版的必然现象。

  作品的质量会随着时代的发展逐渐提高,阅读趣味也越来越高雅,不良的、平庸的作品最终都会被淘汰。为此,出版社要有战略眼光,有对作品精雕细琢的耐心,做好青少年身心健康的保护者,自觉抵制低俗化作品,这不仅是少儿出版人不可推卸的责任,更是少儿出版社的生存和可持续发展之道。

  “量体裁衣”打造原创精品

  ■常 青(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

  优秀的儿童文学应该是有个性、有特点、有符号识别性的,因此,在原创童书出版时,川少社不是采用“千人一面”的模式,而是重视“量体裁衣”的个性化孵化,即针对每个作家的思维特点、作品风格进行产品线打造。

  如新生代儿童文学作家北猫,作品幽默活泼,让小读者捧腹爆笑。对他的营销点着重于 “幽默”,产品线集中于“趣学”“趣玩”“趣想”等主题;儿童文学作家王钢,做了16年语文老师和班主任,会写故事,能讲故事,写作素材来源于孩子生活,对他的营销点就着眼于“老师中的故事大王”等。当然,作品出版和营销时,不仅要关注作家本人的特点,还要关注作家与出版社整体特色的契合度,出版社特色与作家品牌紧密结合才能“俘获”读者的“芳心”。

  一个新的作家产品线启动后,需要多年的积累和持续的关注及努力。出版社必须思考几个问题:一是和作家一起商讨,勾画出他近几年的发展曲线。这里说的发展,既包括对作家未来作品的勾勒,也包括对作者本人良性成长的规划。不是作家写了什么作品,就出什么作品,在作家写作构思前期出版社可以有编辑的策划和思考介入。二是关注产品线中每一次新作上市后读者、文学评论界的反映,并及时将反馈信息告知作者,在后续作品中予以修正、完善。三是对已经有品牌影响力的作家,可以在充分考虑原有品牌定位的基础上,进行品牌延伸,使用主副品牌策略。如北猫的《米小圈上学记》有一定影响力后,川少社以《米小圈上学记》为主品牌,跟进“米小圈趣学系列”“米小圈益智系列”“米小圈大漫画”等多个副品牌,2016年又推出了《米小圈脑筋急转弯》《米小圈漫画成语》两个新品,打造“米小圈”IP,使“米小圈”产品线能够多元发展。对于“米小圈”系列产品线,川少社已经做了5年的写作出版规划。

  当作家成为带有出版社本身特色的品牌时,与出版社就有较高的粘合度。其实,培养出与专业出版社紧密联系和固定合作的“驻社作家”,对出版社和作家双方发展都有利,作家可以因此不受过多的市场因素和非文学因素的影响,出版社也不用担心作家的创作资源会被重复利用,可谓双赢。

  挖掘新的资源、发现新人和打造新的精品童书是富有创造力和挑战性的工作。新生创作力量是否会在不久后形成新的增长点,有许多因素制约。读者兴趣、作家思想、出版社整体定位的转变等都可能使之前的所有努力化为乌有。而将一个作家包装成熟形成品牌以后,出版社又面临品牌跟风、盗版,以及作家资源抢夺等各方面问题。因此,新生代作家的培养,对专业出版社而言,做品牌比做销量更重要。

  创作与出版需要有“坐冷板凳”的决心与毅力

  ■黄天奇(海燕出版社社长)

  当前,中国原创童书出版虽然有向好的趋势,但是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原创的比例仍然少于引进,优秀的原创童书作家总量稀缺,不能满足读者的需要。二是中国原创童书质量不如数量,利益的趋动和浮躁的心态,让很多出版者已经没有耐心来“十年磨一剑”,“短平快”已成常态,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平心静气地对选题进行推敲筛选,对内容进行精雕细琢。三是组合拼凑、重复雷同现象严重。一些出版社盯着少数当红童书作家展开抢夺与追捧,作品换汤不换药,造成儿童文学类图书铺天盖地,而少年儿童急需的原创科普类图书却很稀少。四是真正反映当下少年儿童真实生活的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太少。目前,童书出版的门槛偏低,有些作者沉不下心来,作品质量不高,有的作品缺乏童趣、故事浅薄,用成人的视角写出的作品脱离真实的儿童世界,不能真正吸引小读者,更不会打动小读者。

  为此,海燕社一是通过实施“一流作者合作计划”,建立作者资源库,努力提高作者层次,提高知名作家的比例。二是通过创新合作模式,加大投入力度,与作家建立更密切的合作,对作家的作品进行深度挖掘,对其作品进行有针对性的策划设计,推出其不同层次的系列化产品,针对不同的市场渠道加大营销力度。三是重点培养有创作实力的新锐作家,进行精心打造和包装策划,挖掘其潜力,对优秀的新锐作家和优秀作品进行签约合作,宣传并经营好其作品,为作家的成长搭建平台,创造机会。四是做好童书作家书系和童书理论书系的策划与出版,用长远的眼光来不断进行作家书系和童书理论成果的策划汇集与出版,借此与童书作家和理论家建立密切的联系。

  新生代作家作品需要有编辑的慧眼判断,需要有伯乐的赏识与提携,还需要有计划的营销宣传。童书需要导读和推荐,不是知名作家的作品更需要有人宣传推广。对于新生代童书作家来说,最需要的也是沉下心来、扑下身子真正拿出好的作品。出版社与作者要团结一心,要一起有坐冷板凳的决心与毅力,要经得起急功近利的刺激和诱惑,需要持之以恒的长期坚持。

  当前,海燕社已集结孟宪明、肖定丽、顾鹰、管家琪等新锐作家。孟宪明的作品语言幽默生动,贴近现实,真实反映儿童生活,特别是《念书的孩子》《青石臼》等,这些作品反映的是当下留守儿童生存状态这一重大社会主题,具有重要的出版价值和现实意义,2016年海燕社将出版孟宪明又一部反映留守儿童现实的力作《花儿与歌声》;肖定丽是海燕社儿童文学编辑部的编辑,同时也是一位全国知名的儿童文学作家,其优秀原创绘本作品“林中的好朋友”系列将于近期推出;顾鹰的“顾鹰幻想小说”系列推出后颇受欢迎;管家琪是我国台湾地区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被誉为“台湾童书皇后”,海燕社已出版她的《管家琪陪你读经典》《管家琪奇幻童话》《管家琪成长小说》等系列作品。

  与新锐作家一起成长

  ■马玉秀(新蕾出版社总编辑)

  提到新蕾社,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可能都是“国际大奖小说”系列,事实上,新蕾社很早就深刻认识到抓好原创儿童文学的创作和出版的重要性与紧迫性,不断发掘优秀的原创作品。新蕾社以创办了20余年的纯文学刊物《童话王国》为平台,精心打造了一支汇集国内老中青优秀作家的作者队伍,特别注重扶持具有才华与创新思维的新生代作家。

  在这里,许多新锐的童话作者得到锻炼和磨砺,成长为成熟而知名的童话作家。从目前中国童话家领军人物王一梅到新生代作家汤汤、左昡、两色风景、段立欣、顾鹰……一个个闪光的名字与《童话王国》联系起来。

  1998年,作家王一梅作为一名文学新人,在《童话王国》发表了她的第一篇短篇童话,参加了她生命中的第一次文学笔会,从此正式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2004年,出版她的长篇代表作《木偶的森林》,并获得了“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奖,正式拉开了双方合作的序幕。十余年间,我们的合作从一本书到一个套系,一直到2015年的全媒体战略合作,全面开启全版权运营模式,积极推进产业链延伸,涉及出版、教育、文化、商业等多个领域。同时积极实现作家品牌的国际化,实现中国作家与世界出版的深度交流。

  我国第一位获得“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80后作家左昡也是从新蕾社一路成长起来的,从第一篇短篇作品发表,到第一本桥梁书出版,再到第一本长篇出版。2013年,由左昡创作、我社出版的《住在房梁上的必必》获得“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使得这位新生代作家获得了莫大的鼓舞。左昡的作品充满奇妙的幻想,具有诗一样优美的语言,字里行间洋溢着浓郁的诗意,却又发人深思。历时3年,左昡创作的以重庆大轰炸为背景的长篇小说《纸飞机》即将与读者见面。这部作品以儿童的视角多层次地表现了中国人民在战争阴霾下的生活与抗争,展现了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精神。作品虽然还没有出版,但是已经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不仅获得2012年中国作家协会重点创作资助,还入选了2015年度原创文艺精品出版工程。今年5月,新蕾社还将推出左昡的全新力作“灯笼街童话系列”。

  中国少儿出版进入新中国成立以来发展最快、整体规模最大的时期,已经成为我国出版业成长最好、活力最强的一个板块。而中国原创童书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所有的出版社都在下大力气抓原创童书,与作家们共同推动中国原创童书的发展。然而,我们也应该很清醒地看到,在推进原创的过程中还有一些不完美之处:快速创作、快速出版,难以推出高品质的作品;重复出版、跟风出版,呈现出一时繁盛;作品缺乏新意,片面追求娱乐化、浅阅读……这些作品带给孩子们的不是美好,也不是阅读的快乐,无法体现出真正的出版价值。因为追求完美,所以新蕾社会将有价值的出版进行到底!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0条评论

请输入评论内容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二维码登录
    二维码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