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中国出版传媒网!  您好 , [登录]  [注册]

logo

成长教育 > 教育对话出版


阅读课程建设有起色待完善

2017-04-26 11:23:20作者:刘争艳
| 收藏
摘要: 随着“书香校园”建设的深入推进,各地学校开始在专业化、系统性方面下功夫。目前,部分学校在阅读课程的开发和实施方面已进行了一系列探索。

    长线开发特色专属课程

  系统阅读课程的设置不是一蹴而就的事,需要不断探索与完善。江苏省江都市吴桥中心小学从2005年开始系统策划阅读课程,经过10年的发展才较好地实现了课外阅读课程化。山东省章丘市垛庄镇中心小学2002年开展古诗文诵读活动,并将其作为校本课程进行推进。到2016年,该校将课外阅读指导课纳入语文教育之中,逐渐形成了以课堂为主、课外校外为辅,师生共读、亲子共读的课外阅读教育模式。河北省石家庄市盛世长安小学从2009年建校开始就根据其校训“全世界都在对我微笑”设置了名为“微笑课程”的阅读课程。贵州省东山小学、山东省沈阳路小学、福建省同安区第二实验小学、北京市豆各庄中学也都在合适的时间进行了阅读课程实践,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至今也各卓有成效。

b71c3524-b607-4137-b540-82eb716f00bf.jpg

  各学校的阅读课程都经过了不同途径的开发,从人员组成、开发标准到课程构成,每所学校都有其独特考量,同时也存在一些共性。在人员组成方面,语文组教师与教导处一般是阅读课程研发的主力军,豆各庄中学、东山小学阅读课程主要有语文组教师负责研发,吴桥中心小学、垛庄镇中心小学则是由教导处带领语文组进行,沈阳路小学由校长带领教导处与语文组共同进行,盛世长安小学则成立了专门的阅读工作领导小组。在开发标准方面,学校一般从学生基本特征、“语文课程标准”、阅读评测指标等方面进行设定。每所学校的课程构成各不相同,部分学校还开发了阅读教材。豆各庄中学除设置了名著阅读专题课程、“阅读分享”微课程、升旗仪式主题诵读课程外,还编写了名为《中国·结》的诵读教材,教材分为中国景、中国情、中国人、中国节四个板块,以增加学生民族自豪感,以及对传统文化的兴趣。目前,“二十四节气文化课程”彩图教材正在编写过程当中。东山小学围绕阳明文化设置“心悦”阅读课,阅读内容在《四句教》《何陋轩记》《传习录》的基础上,将阳明故事、阳明心学、我为阳明代言作为校本课程进行开发。盛世长安小学将晨诵课程的“晨诵、午读、暮省”与“微笑课程”相结合,推出了读写绘课程和绘本剧表演。吴桥中心小学开发了校本阅读教材《心香花束》,教材分低中高年级3本,每本又分为上下卷,使之适合每个年级学生阅读,该校还引进了《全阅读》和《日有所诵》2套阅读教材。

  系统实施 强化成效

  在具体实施上,各学校从时间安排、课程执行、活动策划等多方面进行了有效安排。为保证阅读时间,部分学校设定了较为固定的阅读时段。吴桥中心小学要求学生每天晨读时朗诵15分钟《日有所诵》,老师在周一进行通讲;每周一节语文课讲授《全阅读》,并在周五安排读书汇报课进行交流分享。垛庄镇中心小学每周二下午第三节课开设“课外阅读课”,由语文教师负责指导阅读、组织活动。豆各庄中学每天中午抽出20分钟开设“阅读分享”微课堂,组织各班学生在老师指导下进行读书分享。

  东山小学为实现师生共读、生生共读、学生与家长共读,每周一晨会设置“朗读者”专栏式教师感悟与触动式朗读,每月利用微信平台推送教师精心撰写的读书心得。另外其家校合作中心还创建学习部,发起“为爱朗诵”活动,号召全体家长为孩子读书,定期召开读书交流活动。

  盛世长安小学则从推动特色的读写绘课程体系着手,组织学生进行绘本剧表演,从脚本的创编、舞台服装、道具、制作,到后期的排练、演出等,全由老师、家长、学生共同参与完成。

  阅读活动也是阅读课程的实施内容。垛庄镇中心小学开展包括诵读比赛、读书演讲、讲故事比赛、读书报告会、古诗擂台赛等在内的多种读书实践活动,并积极开展评比活动,建设读书活动激励机制,进行“读书明星”与“书香家庭”的评选。沈阳路小学于每年6月开展彼得潘戏剧节,12月举办读书节,包括读书吉尼斯、班级辩论会、班级共读交流会、新诗会等一系列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学校还针对阅读设置了具体的评价体系。据豆各庄中学阅读课程负责人聂雪萌介绍,该校针对读书分享课程设置相应的评价方式,即评分条和现场评论并行。评分条会根据不同主题设置不同的评分项,现场评论要求学生先提出演讲者身上的闪光点,再对该演讲提出建设性意见。课后会有专人负责统计该演讲者分数,根据分数排名选取前5名颁发豆豆卡。该校另增设“最佳听众”奖,该奖会颁发给在读书分享活动过程中积极提问的学生。盛世长安小学教导处副主任何巧玲介绍说,该校利用读书存折对学生进行“他人评价”。平常,各班要根据学生的阅读情况进行积分,每学期末各班师生、家长共同参与“他评”,根据读书存折上积分多少进行“读书小博士、读书小硕士、读书小学士”的评选,并将结果作为每年读书节中“书香个人”“书香家庭”评选的重要依据。沈阳路小学还会组织学生进行网络达标检测,以及根据具体开展书香读书活动的组织与效果实施书香评价。部分没有评价体系的学校也有具体阅读要求,如垛庄镇中心小学与吴桥中心小学都要求学生每月阅读固定数量的课外书。据垛庄镇中心小学校长陈刚介绍,该校要求学生每月选读1~2本书,并在语文教师指导下做好读书笔记。

  现实问题亟待解决

  总体而言,目前阅读课程建设正在稳步推进,各地学校也在探索过程中形成了独有的发展路径与经验,但依然存在学生阅读时间不够、窄化阅读课程、亲子阅读难开展、阅读效果难考量等诸多问题。亲子阅读开展困难是多所学校共同面临的问题。东山小学校长曾郁表示,教育的根在家,书香家庭的建设是阅读工程的重点。引导家长阅读,将家书文化植根于全校每个家庭中是其下一步将要完善的课程体系中的一环。何巧玲根据该校开展的“亲子阅读”活动成果表示,家庭阅读还缺乏方法的指导以及习惯的培养,建议在今后开展家长课堂的时候,适当增加关于家庭阅读、亲子共读方面的培训及指导,以达到“家校联动,让书香弥漫家园”的氛围。据沈阳路小学教导主任姜明艳介绍,该校学生中,超60%来自外来务工家庭,其家庭经济情况与结构现状都较为复杂,家长的读书意识非常弱,这给课程实施甚至开发带来难度,所以该校特针对此问题专门召开了家长会。

  教师资源也是多校关注的问题, 沈阳路小学教导主任姜明艳与同安二实小德育科主任叶丽纯都希望能为教师安排相应的培训,以改变阅读课程任课教师水平参差不齐的现状。何巧玲则表示,在课程实施过程中,如何激发学生的读书兴趣,培养师生读书的责任感,是该校遇到的一大难题,该校为此设置了读书评价体系的方案。姜明艳对阅读考核体系提出了质疑,在阅读群体里的考核中,如何评价团体阅读的整体水平,如何让评价更加便于操作,网络闯关是否是好的测评方式,数据是不是一个很好的量化标准,这些问题都值得进一步探讨和实践。吴桥中心小学副校长孙其萍更多关心的是教育体制的不足,大量的考察使得师生疲于应付,同时也占用了学生大量的阅读时间。曾郁还提出,窄化阅读课程是学校课程阅读工程的诟病所在,如何进一步完善是其现阶段考虑的主要问题之一。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0条评论

请输入评论内容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二维码登录
    二维码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