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中国出版传媒网!  您好 , [登录]  [注册]

logo

网站首页 > 今日要讯


“一带一路”带动中外文化与出版相通相融

2017-05-19 10:25:15作者:渠竞帆
| 收藏
摘要: 目前关于地缘政治类图书及中国畅销的文学、历史类作品在国外市场仍有巨大的市场空间.在出版物内容上,首先应符合国家的宗教信仰和国情.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记者 渠竞帆

 

地缘政治及畅销文学作品受巴基斯坦读者喜爱

6.jpg

Rana Umair Qadir(巴基斯坦)

《今日巴基斯坦》报记者,曾任人民大学高级研究员及中巴经济走廊媒体论坛成员。2015年~2016年参加了第二届“巴基斯坦青年记者访学项目”。曾翻译“中国当代系列”作品,并撰写中日关系及“一带一路”等相关文章。他创作的《我们的朋友》(乌尔都语)一书将于11月在巴基斯坦出版,英文版也将推出。

中巴政府一直保持稳固的外交关系,两国之间的文化交流有巨大的需求,相互缺乏理解。最近一段时间,尤其是在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两国人的交往迅速增多。传媒领域专家和学生的交流增多,两国将共享由此带来的成果。中巴两国都有自己的语言,文化和人民生活都有相互不了解的方面,中国文化有吸引大众的巨大魅力,为提高越南人民对中国文化的认识,建议采取以下措施:

首先,两国文化部成立联合委员会,以促进相互之间不同形式的文化交流。二是举办公共论坛,如电影展(翻译成乌尔都语的中国功夫片)、广播展及在电视剧、话剧和娱乐节目(巴基斯坦的话剧在南亚和中东国家非常受欢迎)领域的合作。三是创建画家、音乐家等艺术家论坛,来促进文化领域的相互理解。四是学术交流,尤其是在面向巴基斯坦学生的汉语教学和中国学生的乌尔都语教学方面应加强交流,语言学校对于文化交流也是有益的。学生们的交流对于未来加强两国文化联系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五是记者交流项目。我本人参加了这样的项目,它使我对中国的了解有亲身体验和深入的体会,两国媒体间更恰当的关系也会增进两国人民的理解。六是在两国城市举办文化周、文化节,如在巴基斯坦首都举办中国春节及中国艺术家的表演。七是优化人与人交流的方式,吸引对方国家的旅游者来本国,增进文化的相互理解。

在出版合作方面,两国的出版公司需要相互合作,中国的出版企业可以举办书展,或与巴基斯坦相关部门共同举办作者活动。这个领域的合作将为加强两国人民的相互理解奠定基石。

在翻译“中国当代系列”时,我感到它有助于巴基斯坦人了解中国的政治制度以及普通人的生活。从出版社的角度看,尽管巴基斯坦的市场没有过去那么繁荣,但出版社仍可以有所作为。

每人对图书和写作有不同的口味,从我个人和职业的角度,我读了很多关于地缘政治的书,在巴基斯坦阅读地缘政治类书籍是一种潮流,因此这类书会畅销。如果一家中国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关于中巴经济走廊的图书,应当会非常畅销,这也是“一带一路”的一部分。这里的人们都想了解他们不知道的事。除了地缘政治类图书,中国畅销的文学图书,如小说或经典的儒家著作等都会吸引巴基斯坦读者。有趣味性而且在中国畅销的书在这里也会火爆,我大多数时间都阅读经典读物,如果出了一本很流行的书,我也会马上买来读。

我在写作时,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为写作文章而做的数据收集工作。我们有不同的搜索引擎,大多数中国的数据都是在百度上以中文呈现的,使用谷歌能找到的与中国相关的数据很少,而西方有很多知名的机构提供非常多但并不真实的数据。在我自己写的书《我们的朋友》中,谈及中巴在政治、外交层面的国防合作,就遇到一些数据收集方面的问题。目前巴基斯坦还没有太多作者在写关于中国的书,但很快就会看到有更多的作家进入这个领域。

巴基斯坦的纸价远远高于国际市场,因此图书印刷成本很高,图书生产成本与英美几乎持平,但巴基斯坦国民购买力低得多。书店以高达3折的折扣售书使出版社不得不抬高书价。

巴基斯坦的数字图书出版仍处于发展初期,为保持出版活力,必须要引起关注,通过尽可能多的媒介进行自我宣传,书写成功故事。

在巴基斯坦,要开拓图书市场,就需要与发行商建立联系,在媒体上进行适度的宣传,举办吸引大众的活动。但是由于书店销售图书有很高的利润,亚马逊有市场空间,社交媒体营销发挥了重要作用,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在巴基斯坦有数百万的用户,因此也是一个重要的营销方式。

  

中国经典文学尚未进入哈萨克斯坦

7.jpg

努斯普詹诺夫·叶尔泰(哈萨克斯坦)

知名电视人,记者,已将《舌尖上的中国》《温州一家人》等中国影视作品翻译至哈萨克斯坦,深受哈萨克斯坦人民喜爱。2009~2013年曾经在中国的东北大学学习,近年来致力于在哈萨克斯坦举办中国电影节。

自中国发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哈萨克斯坦的政治和经济都受到了一定的带动,民众间的文化联系也更加紧密。这对于促进哈萨克斯坦人对中国的了解以及加强文化合作、艺术文学等方面的交流都有裨益。目前,个人企业运营的项目难以得到政府部门的支持。再加上两国作家和电影人及艺术家之间也没有紧密联系,没有建立起相互交流经验和学习建议的平台。因此,两国之间的文化联系与发展需要得到更多的推动。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中心,但在很多人眼中,打上“Made inChina”印记的中国商品往往给人留下粗制滥造的印象。我不敢说美国人喜欢的中国作品会让哈萨克读者产生同样的关注。我认为承载中国文化的不同作品在每个国家发挥不同的影响力。在我们国家,老舍或鲁迅等中国伟大作家的作品都没有被翻译成哈萨克语,将它们呈现给哈萨克读者意义非常重大。这利于在哈萨克民众中形成对中国文化的印象,更准确地了解中国生活,认知中国文化。

我们国家有一些人,尤其是出版社的人抱有“纸媒出版已消亡,读者已远离书本”的想法,认为数字化带来了很多不利影响。我认为不需要畏惧数字化带来的冲击,它是这个时代赐予的新事物,可以大大促进文学作品的推广。数字化使出版社与读者的联系更紧密,同时还降低了制作成本。

我认为文学作品还需要纸质出版,因为数字化技术不能让读者感受到那种手捧纸书用眼看的感官体验,纸质的文学读物是世世代代记载及传承文化的珍贵遗产。

每本书售出之前,应重视其宣传推广工作。如与作者见面,对内容进行探讨,并通过媒体让读者直接感受到作品的特点,因为未经推广和宣传的书本很难吸引读者去书店购买。

  

进军拉美市场要做好内容本土化及新媒体宣传

8.jpg  

张帝(Nico Santo,乌拉圭)

曾任广东佛山市投资促进局国际投资推广专员,在哈佛法学院、清华大学研究中国与拉美经济关系。现担任中拉多家公司高级顾问。已出版《拉美公司在中国的生意经》英文版,正在创作传记《我的中国梦:成为中国国际大师》。

拉美地区对“一带一路”倡议非常兴奋,无论是政治还是商业领袖都明了它确立了未来30年全球至少在经济方面的进程,中国是这个行动的领导者。拉美地区的人仍对中国缺乏了解,这也为中国出版企业到这些地区讲述中国故事创造了巨大机遇,可以聘请当地的专业人士来发现合适的合作伙伴并达成交易。

我正在创作的作品讲述的是我作为拉美人在中国生活和工作的经历。这既是荣誉也是责任,因为市场上没有太多讲述拉美人在中国的图书。而学术领域,现在每年有许多关于中国的图书问世,这与2011年有很大不同了。

中国出版社要在拉美市场上立足,需要先做好内容本土化的功课。另外,要关注新媒体,这需要与讲西语的中国人合作。如中国网红Mad4Yu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她在脸书上发布的说西语的视频非常风趣幽默,让我们可以了解新一代中国人的想法。

中国需要积极地向拉美人讲述中国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相信我现在的使命是向拉美社会介绍新中国的原因。拉美社会对中国仍有许多不正确的陈旧观念。许多人仍认为中国只是一个在盲目模仿别国的国家,他们不知道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也不知道摩拜、Ofo共享单车。我想拉美人也会愿意了解这些故事的。

拉美国家的出版业同样受到数字化和互联网的冲击。但是,勇于创新的公司将线上线下资源相结合,比以往卖出了更多的产品,如成立社交媒体书友会、给年轻读者提供积分,凭积分阅读网站更多内容。美国的亚马逊就是这样,在网店不断刷新业绩的同时,实体书店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上周我去西雅图的一家实体书店时,看到里面人流如织。给读者丰富的体验很重要,拉美读者喜欢阅读,我们有许多关于如何让阅读纸书重新流行起来的想法。中国出版社可以对此进行投资,来提供创新的解决方案。

开拓市场和图书营销的有效方式是在当地找到一家咨询公司或建立分支机构,进行本土化运营。这是与当地有影响力的人和媒体直接建立联系的最好方法。与这些合作伙伴一起,就可以开发联合促销和发行策略,这可以吸引拉美读者的注意力。另一个可行办法是将拉美的网红带到中国,让他们经历自己的中国故事,然后向他们的粉丝们去讲述。

  

搁置争议 交换信息 多维合作

9.jpg 

张家权(越南)

毕业于越南胡志明市人文与社会科学大学中文系,2012年获得北京语言大学汉语言文字学专业博士学位。现任越南胡志明市国家大学所属社科人文大学中文系副主任及五洲传播出版社与越南合作项目总协调人。翻译及编撰图书10余本。

“一带一路”倡议可带动很多沿线国家在文化、教育、经济等领域的发展,其中图书输出更有利于传播中华文化,同时沿线国家也得到珍贵的书籍、通过这些书籍开启知识的宝库。

我认为应提供更多、更全面的合作的机会和信息,多让译者与出版机构交流,让海外译者能获悉更多有关中越文化与出版的信息,如每年有多少项目可以申请、哪套书目能够输出以及输出什么语种,哪个出版社能够与译者合作翻译、出版、发行图书等信息。海外译者也可以根据自身的专业、越南市场的需求、本土图书市场种类的空缺来申请翻译、出版有关的书目。我认为这样会更有效。

作为一个译者,中国图书进入越南市场时,应注意到两国之间正在处理的问题及国际上有争议的问题。图书不应涉及这些敏感的问题,无论谁对谁错,都会影响到双方的情感。因此,尽量避免引起这些不必要的麻烦。

大部分越南读者对中国文化、国情、历史都比较感兴趣。90后关注网络小说、言情小说、明星自传。还有一部分读者则关注中国的科技成就、经济转变。

目前,我们正在编撰汉语学习类参考书,翻译有关中国文化、历史、汉语学习类书籍,这不仅可以使越南的大学生以及更多大众读者拥有更多、更宝贵的书籍,也是我作为大学讲师进行科研工作的一部分。

翻译一本书要经过专家、译者来翻译、专家校对、出版社审校这样一个二审二校的过程。在翻译中遇到几方面问题:一是突然插进一句古文,很难翻译。二是文中出现外国人的姓名,很难翻译。对前者,我会查阅有关书籍,先把它翻译成白话文,再转译成越南语。若查不出,就请教老一辈同行或中国教授、专家。对后者,我会查阅人名词典,或请教日语系、英语系的同行。

据我所知,越南图书市场上目前遇到一些问题,如盗版侵权,尤其是大学生私自复印教材,出版社支付给作者的稿酬与作者的工作量不成正比,导致很少人靠写书来维持生活,甚至成书后,很多人自费印刷。

越南市场面临的挑战主要有两个,一是电子书。70后、80后仍然喜欢纸质书,喜欢它的书香、手感和翻阅时的感觉。90后则多喜欢电子版,因为可以通过手机、平板电脑等多种阅读设备随时随地阅读,更灵活又显得时尚。

为此,越南很多出版社都推出多种方式,如包月免费阅读,或按浏览阅读量来收费……

目前,纸质书仍然畅销,各出版社都在着手提高纸质书的质量(彩印、设计、装帧、价格、风格等)。

开拓市场和营销推广的办法主要有以下几种:一,向读者倡导“阅读”文化,提高读者的版权意识。二,引进国外好书,拓宽国内书籍题材范围。三,可通过阅读分享、文化讲座、书展、书市、促销活动等多种方式推广图书。四,连锁书店、实体书店在越南发展得不错。与书店合作举办阅读分享、文化讲座等活动来推广图书。不过实体书店、连锁书店只在新书推广或处理库存旧书时才打折。

此外,网上书店经常举办打折、送小礼物等活动。网店送货快捷、搜索方便、品种丰富,所以吸引了不少人。

  

适应数字化 使知识与书籍抵达更多读者

10.jpg 

吉来(Giray Fidan,土耳其)

土耳其加齐大学副教授,中国对西亚中东外交政策专家。2012年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访华期间的交传与同传翻译。主要著作包括《生存在中国》《从伊斯坦布尔到北京》等。

随着中国各领域的迅速发展与崛起,中国已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现在对中国的兴趣越来越大。尤其是把中国的书籍作品翻译成这些国家的当地语言十分重要。希望中国未来支持更多的本国作品翻译成当地语言,并与当地的出版机构进行合作。

中国与土耳其有很多的共同点,两国文化也有很多类似之处。中国的文学作品在土耳其有一定的市场,历史题材的经典作品在市场上也有很大的潜力。

我主要的研究方向是历史,所以我最主要的工作是找资料。找资料、翻译资料和分析资料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一个过程。我主要针对的是目前没有发现的一些历史上的联系。在土耳其,目前像我这样的研究者恐怕不多。

数字化是土耳其图书市场面临的问题之一。有些变化是不可避免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不是一个保守派,我认为电子化带来很多方便,我们都可以感受到。数字化最终会变成一个巨大的贡献。在人类历史上造纸术发明后也遇到反对的声音,但最终质疑声不了了之,因此,我们最好适应这些变化,使知识与书籍抵达更多的读者。

亚马逊在土耳其市场比较弱,土耳其有本土的图书网站,一般人们都通过这些网站购买书。当然去也会去书店,这是不可替代的。土耳其还有自己的旧书书店传统,很多人买书会去这些二手书店。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0条评论

请输入评论内容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二维码登录
    二维码登录